信任是人與人之間交流的重要因子,當我們與人談話時,我們會注視著對方的眼睛,捕捉眼神傳遞的訊息,想看看情侶、愛人間深情的對視、或是夥伴間互相支持的眼神,這些都是一種信任的建構方式。

閉上眼睛,想像一下你喜歡誰的眼睛?

可能是父親、母親那帶有皺紋的眼睛,笑咪咪地看著貪玩的你。

可能是親愛的另一半,你們在夕陽餘暉下,另一半忽然回首對你一笑的眼睛。

一笑傾城,不過如此。

隨著相處時間的發展,我們逐漸親密關係間的信任。

但若是沒有時間的情況下,我們如何在短時間建立信任?

在網際網路上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可以依賴第三方來幫忙,建立一個三角關係。

當我們在網路上購買東西,第三方支付讓我們能夠放心先開始貨物的傳輸,等交易確認後再進行貨幣的支付,就在這買賣瞬間建構了交易方之間的信任。

在社會的架構中,透過國家、中央機構的管理,我們得以使用法定貨幣進行價值的交換。

例如想去超商購買一瓶冷飲一解酷暑,用零錢、鈔票就可以買到同等價值的冷飲。

若許我們習以為然,但若是在信任機制不這麼完備的地區要怎麼快速的建構信任、完成交易?如果當國家級的法定機制逐漸喪失其功能,該怎麼辦?

世界上面額最高的鈔票來自辛巴威

辛巴威是非洲南部的內陸國家,在這裡,你可能無法信任你手中的貨幣了,因為2008年2月辛巴威,通貨膨脹率達165,000%;2008年6月,通貨膨脹率達200,000%。

那時候在辛巴威,人人都是萬億富翁,因為2009年1月,辛巴威發行一套世界上最大面額的新鈔,共有10兆、20兆、50兆和100兆辛元四種。

通貨膨脹會侵蝕我們對手中貨幣的信任,今天能買到一袋麵包,但我們會對明天還能買到多少麵包心存懷疑。

南非幣的價值深受政治不穩定的紛擾,政府貪腐問題以及和內戰等問題也影響南非幣的走勢。

由於政治動盪,信評機構更是將南非的信譽平等下調至「垃圾級(Junk Status)」。

南非幣(蘭特,South African Rand)的價值也不斷遭受通貨膨脹的侵蝕,逐漸有人轉而將財富兌換為比特幣,為自己的財富保值。

比特幣為南非人提供去中心化的財富儲存形式,雖然比特幣的價格波動劇烈,但主要仍呈現上升的趨勢。

Van Rooyen說道:

「當南非幣的匯率出現下滑時,你會發現其他資產同步下跌(如股市或房市), 而這時候比特幣卻是與其他資產類別相關性最低的資產。」

南非仍然是一個新興的比特幣市場,但隨著越來越多人民觀念的轉變,越來越多人開始使用比特幣進行買賣、儲蓄,雖然目前僅是避免當地貨幣機制失靈產生的損失,利用比特幣來儲存財富、替財富保值。

而且在現在的辛巴威,仍有將近百分之八十的人沒有銀行帳戶,如果你是一個外國旅客,想去非洲中部旅行,要怎麼使用一個你無法信任的貨幣來完成你幾天的旅程呢?當地ATM還不一定支援通用的現金卡。

這些情況非洲記者Frisco d’Anconia都遇過,而且只是在今(2017)年不久之前的4月間。

 辛巴威的首都哈拉雷(Harare)

Frisco d’Anconia從迦納前往辛巴威的首都哈拉雷(Harare),旅途間經過盧安達首都吉佳利(Kigali)。

他在辛巴威就遇到了無法取得美國朋友透過西聯匯款資金、當地ATM不支援現金卡,剛好現金又帶不夠的情況,而最後是依靠比特幣才讓他在南非暢通無阻。

Frisco d’Anconia是一個比特幣、區塊鏈的使用者,他在辛巴威友人的幫助,讓他能用比特幣換成當地的法定貨幣,而他也戲稱這位朋友辛巴威比特幣之王(Zimbabwe’s King of Bitcoin)。

在非洲和其他開發中地區,基礎設施不足、政府貪腐等因素是造成發展緩慢的原因之一。

非洲團體XinFin的經理Afrikanus Kofi Akosah Adusei強調非洲基礎設施發展狀況不是很理想,Afrikanus Kofi Akosah Adusei表示:

「目前全球有超過三百萬人生活在沒有電的環境中,更有近百萬人無法獲得乾淨的使用水。

我們的任務是為喚起金融家的想法,鼓勵他們資助無人關注的項目。」

此聲明也發表於2017年7月22日的會議上,該會議舉行於中部非洲的尚比亞,探討如何使用區塊鏈技術為全球提供低成本的基礎設施進行募資。

據估計,約有10萬名用戶正在利用Luno和Ice3X兩個本地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Ice3X創始人Gareth Grobler承認,雖然與亞洲市場相比這個數字還很小,但這是加密貨幣在非洲地區發展的一大步。

在許多地方,比特幣利用區塊鏈技術重建了信任機制,讓人們得以傳輸價值,補充了價值網絡的空白處,或許生活周遭感受不是那麼強烈,但在區塊鏈其他地區的發展卻是現在進行式。

比特幣贊助:13C9cV6RjBaxekG3wby8AirtXVj8HjnW3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