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見之明 (Hindsight bias)

「我早就知道市場會下跌了!就跟你說嘛!」

我們生長的過程中多少都會聽過這句話,有朋友會炫耀自己早就知道某件事情會發生。

「先見之明」是眾所周知的成語,指提前預測結果的能力,而「後見之明」則是人們誤以為自己有預測能力的幻覺,了解後見之明,可以讓我們更了解自己在思考上有哪些盲點。


什麼是後見之明 (Hindsight bias)?

後見之明,或稱為後視偏差,俗語稱「事後諸葛」或「事後孔明」,是指人在知道一件事情的結果後,誇大原先對這件事猜測的傾象。


後見之明產生原因

研究人員認為,有三個因素互相作用導致後件之明,分別是:Cognitive、Metacognitive、Motivational。

Cognitive因為回憶與當前認知相同的訊息更容易,人會有種扭曲或是誤記先前對事件預測的傾象。
Metacognitive當人可以容易理解一件事情「為什麼發生」或是「如何發生」,這件事情就看起來容易預測
Motivational人喜歡把世界想像成一個可預測的地方,相信某件事情無可避免發生,對於某些人來說是一種安慰。

當這三個因素交互影像,就容易產生後見之明。

研究顯示,我們選擇性地回憶資訊,來確認我們所擁有的資訊是正確的,並對於尚未擁有的資訊試圖建構出一個合理的故事。


後見之明產生的心理趨勢與程度

後見之明偏誤會讓我們認為自己可以預測已經發生的事情,在《‘I Knew It All Along…Didn’t I?’ – Understanding Hindsight Bias.》這篇研究中,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 at 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 Neal Roese 和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 Kathleen Vohs 重新探討現存對於後見之明偏誤的研究。

Roese 和 Vohs 表示,後見之明偏誤分三種程度:

偏誤的第一種程度──記憶扭曲
(memory distortion)
記錯一個較早的評論或判斷
(「我說過這會發生」)
偏誤的第二種程度──必然性
(inevitability)
指我們認為某事件是不可避免的
(「這必須要發生」)
偏誤的第三種程度──可預見性
(foreseeability)
我們個人相信自己可以預見某事件
(「我知道它會發生」)

後見之明的影響

一、過度高估:

因為認為自己「早就知道會發生」,從而過度高估自己的預測能力。

在投資中,後見之明使人們在估計風險時過度樂觀,從而容易導致投資失敗。

二、錯認機率:

對於純粹的機率問題,後見之明偏誤會影響人的判斷力,例如在判定彩券號碼上,認定開獎按照某種固定規律而產生。

實際上在數學上只要母數夠大,由巧合不斷發生相同規律的現象,並不是很特別的結果。

三、過於自負(過度自信)

讓我們對於自己的判斷過於自負。例如,研究顯示,自負的企業家較有可能作有風險、資訊不足或錯誤的投資,導致無法回收成本。

如果人們錯誤地認為他們有非凡的遠見或直覺,他們可能會變得過於自信,更有可能承擔不必要的風險,例如將過多的緊急預備金投入高風險的股票投資組合。

四、尋找規律

研究指出,我們有一種終止不愉快經驗的需求,驅使我們認為這個世界是有條理、可預測的,並做出一切我們可以促進對自己正面看法的行為。


如何避免後見之明偏誤

一、考慮事情相反的一面

「逆向思考」能抵銷後見之明偏誤,思考並解釋「為何有些原本該發生的事情沒有發生?」,這樣能抵抗慣於拒絕與自己創造的故事不合之資訊的行為。

二、為所有結果做好準備,包括不愉快的結果

不要期望事情總是按計劃進行,抱最好的希望,但做最壞的打算。

三、保留決策紀錄

與其事後用「記憶」回顧只有自己知道的部分,保留對問題、解決方案的想法可以減少事後只看某部分的偏見。


後見之明與投資

金融海嘯過後,會出現很嚴重的後見之明偏誤,人們往往只有事後才發現原來看似微不足道的事件實際上是未來金融麻煩的預兆。

股市高低點也是,投資人往往是等股市上漲一段之後才發現,原來先前是低點,早該當時買入,但當事後發生時已經來不及了。


Reference


謝謝你的閱讀:)

感謝閱讀這篇文章,PG在28歲離開警察職務,現任阿爾發投顧的財務顧問部協理,專長為投資管理、退休規劃、資產傳承。

如果需要財務規劃,歡迎填寫表單預約諮詢

頻繁看盤會怎麼增加投資風險?

看盤似乎是一種認真對待自己投資的行為,展現的自己負責任、用心的成果。

但這真的是一件比較好的事情嗎?

根據美國機器人理財公司Betterment行為金融和投資副總裁Dan Egan在2011年的研究中分享關注投資市場究竟是否是有益於投資決策?以及我們要如何管理投資市場的波動風險。

市場的波動是我們管理自我以及面對自我情緒的試金石,當我們更認知到這是必經過程後,就能夠以更平穩的心情度過這段時間。

波動並非不可預期,這是在我們購入風險資產例如股票、債券、房地產之後就必須要有的認知。

這個起伏的過程可能是有幾天的起伏、幾個月的起伏,抑或好幾年的起伏,這樣的期間端看我們用哪一種頻率去關注金融市場。


股票市場越常看,投資的風險反而越高

下圖展示了全球股票指數1969年以來,不同查看的頻率,我們會看到哪一種結果。

股票市場弔詭的地方在於,當我們越頻繁地去監看他,看到虧損的可能性就越高。

投資者越頻繁關注金融市場,將越容易增加「風險」,這個風險是由於「壞的投資行為」所產生。

在下跌趨勢中,市場波動趨於集中,當人們緊張時,價格波動會更大,這是為什麼我們傾向於在熊市期間看到歷史上 最大的上漲日 和 最大的下跌日。

例如在2011年8月、2020年3月、2022年1月間股市的回檔,市場在這段時間因為投資者的恐慌、對未來擔憂等因素有著更高的波動。

每個投資人都想在下跌的過程中知道現在是不是底部,但實際上投資人在市場下跌時往往會更看壞後續的走勢,認為壞還會更壞。

是否是底部,往往只有事後才知道。

例如股市在2020 年 3 月的底部上漲了 9.4%,並且在那之後一路不回頭。

在2022年1月間,一個人跟我一天講了三個小時的電話,在通話中盡是各種悲觀的行緒,諸如:「市場已經進入空頭」、「未來將持續下跌好多年」等等。

在這樣負面情緒的轟炸下,他往往覺得自己不應該繼續投資的,接著他會做出撤出市場的決策。

可是這個決策很可能讓他錯過接下來的最大上漲,這種依據市場變動做出的投資決策往往對報酬造成傷害。

(備註:我並不能說這個決定是否是好與壞,也許這樣的決策會讓舒服、安心,因為我不確定如果不賣出,他後續是不是會影響他的健康。)


待在場內,比起擇時進出往往來得更好

下圖顯示了在過去幾個成熟的股票市場當中,錯誤的擇時進出對報酬的損傷,即使是錯過短短20個交易日也會讓報酬率下降一半,在一些投資市場僅僅錯過40個最好交易日就會讓投資報酬變成負數。


面對市場的行為風險

投資的風險除了市場下跌以外,也包含了我們在面對市場下跌時的「行為」。

因為市場下跌,我們往往會想要「做些什麼」,這個背後的成因叫做「行動偏誤」(Action Bias),行動偏誤描述了我們傾向於採取行動而不是不行動的傾向。

行動偏見描述了我們傾向於採取行動而不是不行動的傾向。

即使沒有充分的理由來支持有作為會帶來更好的結果,我們還是傾向於把有作為設定成預設的自動反應。

The Decision Lab所撰寫的《Why do we prefer doing something to doing nothing?》很好的說明了這個原因。

action bias

在文章中的圖片很有意思,是一張塞車的手繪圖。

以塞車為例,塞車的過程應該是停下來,然後靜靜等待,但你有沒有印象,有些駕駛者會按喇吧?除非前車是沒有注意到已經綠燈,否則按喇吧並不會讓車流變得更順暢。

另一個例子是足球員,先前我們在《股市下跌時,該賣什麼?該買進什麼?》寫到《經濟心理學雜誌》(Journal of Economic Psychology) 《Action bias among elite soccer goalkeepers: The case of penalty kicks》的研究。精英足球守門員即使知道不動是守住球機率最高的方式,但專業足球員還是想左撲或是右撲。


選擇不作為、不是行動並不意味著放棄,而是更有效率

在投資市場上,也充斥著大量行動偏誤的例子,這是因為過度自信、控制欲以及恐慌等因素導致我們產生這樣的偏誤,但如果除去這個偏誤,認知到投資市場價值的下降是暫時的,過一段時間就會恢復,這時候不做什麼往往是控制損傷的一種行為。

特別是當我們已經持有一個風險分散的投資組合,最重要的投資決策往往是在進場前就已經決定,比如股債比、投資目標以及投資策略,而投資後所需要的僅僅是「耐心」。

耐心比起行為更重要,選擇不作為、不是行動並不意味著放棄,事實上,這樣做更有效率

在金融市場不作為,透過廣泛分散的投資組合參與市場成長,以被動投資指數投資方理念去進行長期投資,是獲取投資報酬更有效的方式。

在文章的最後,作者給了四個建議:

一、由於市場在幾天內很容易就會劇烈波動,沒必要的話,不要監看投資組合

二、如果需要做決策,確保自己是在意識清楚、情緒冷靜的狀況下做決定,或許也可以明天再來做。

三、做決定前,可以與朋友或是投資顧問談談看,了解他們有沒有不同的觀點是自己沒有留意到的,旁人往往不那麼緊張,也更容易保持長遠的視野。

四、波動是入場券,在市場波動的期間進行再平衡。

投資界有個像廢話般的鐵律:「買低、賣高」,在市場下跌時不正是執行這條鐵律的時間嗎?

金錢像肥皂,你越常碰它,你擁有的就越少,所以,把你的投資組合放到抽屜裡面吧!


謝謝你的閱讀:)

感謝閱讀這篇文章,PG在28歲離開警察職務,現任阿爾發投顧的財務顧問部協理,專長為投資管理、退休規劃、資產傳承。

如果需要財務規劃,歡迎填寫表單預約諮詢

市場有人,意味著投資的不確定性

以前我看不太懂棒球,覺得要看很久,所以始終是個門外漢,看棒球甚至會讓我想睡。

隨著年紀增長,我試著從投資領域切入去理解這項運動,我發現棒球這個領域跟投資有些類似,也帶給我一些新想法。

原因在於棒球領域除了技巧,運氣似乎也是重要的一環。

運氣會帶來不確定性,棒球的不確定性在於把球打出去後,還會有「人」這因素。

只要是打進場內的球,除了打出去那瞬間可以多少控制球的路線,剩下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

(不像籃球,球框是固定的。)

棒球你打得再紮實再強勁,被敵對球員一個美技接殺,再美的球路都沒用,更別說美美的Ending pose了。

就算真的一棒打到全壘打牆外,都可能被敵對球員爬牆美技沒收,一起來看看,那些年被沒收的全壘打。

不只打擊如此,投球也是。

除非你能完全三振,不然只要隊友一個守備失誤,所有努力直接化為烏有。

甚至有時候你投球表現極好,但隊友表現沒跟上或是打不回分數,一樣沒勝投。

我想這也是棒球迷人的一點,在場上沒有絕對的事情,有許多的可能性,比如對手可能漏接而讓比賽反轉,任何事都有可能。

投資也是,可能你看中了一檔股票,各項數據指標都很完美,但只要市場沒有認同,給予的評價就不高,量沒起來就是不會漲,就算漲上去,也可能被空軍壓下來。

有可能隨便買,過幾天就爆衝狂噴。

任何有點經驗的投資人都會承認,運氣也扮演的一部分的成分,甚至需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投資與棒球,兩者都是充滿不確定性。

兩者都是有人,是眾人的決策。

兩者都是有可以控制的、以及不能控制的。

這就像我們的打擊技術很好,但我們卻不能控制對手、也無法確保隊友能夠正常發揮。

在投資領域,儲蓄率、財務目標、資產配置是我們能控制的,市場表現、群眾意識則不行。

就像上面這張圖講的,我們能控制風險(Risk)、成本(Cost)、時間(Time)、投資行為(Behavior),但是我們不能控制投資報酬(Return)。

但人有趣的在於,我們只會關注報酬,很少關注風險、成本、時間、投資行為。

即使是我剛開始投資,好像也是從右邊開始,先看能賺多少,再來決定後面的事。

一般來說人的思路會是由右而左,比如說:為什麼做個股呢?一般人會說因為報酬高啊!我為什麼要追求平均的收益呢?

過幾年之後,我才發現這是一件可惜、可怕的事,也可能讓自己鑄下大錯。

隨後,我發現從左而右,好像會更好一些,而且最右邊的報酬好像只要把左邊顧好,自然而然就會產生。

成功的正確途徑就是把事情變單純,專注在我們能做的事情就好了。

這其中的原理就像是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說的:

「逆向,永遠逆向。」

「正向思考問題是不夠的,你也必須逆向思考,就好像一個鄉下人想知道自己將死在何處,目的是為了永遠避免到那個地方去。事實上,很多問題無法以正向的方式來解決。」


謝謝你的閱讀:)

感謝閱讀這篇文章,PG在28歲離開警察職務,現任阿爾發投顧的財務顧問部協理,專長為投資管理、退休規劃、資產傳承。

如果需要財務規劃,歡迎填寫表單預約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