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推薦:那些推薦被動投資、指數化投資的大師

股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

1962年1月24日

你可能會覺得我設定的衡量標準太低了,因為要打敗由30檔主要股票構成、沒有人管理的指數似乎相當容易。

但事實已經證明,要打敗這個指數通常並不容易。

如果由我來投資如此巨額的資金,在我可以對所投資的公司做些什麼受到限制的情況下,我的績效即使能一樣好,也很難更勝一籌。

我提出這些數據是希望說明一件事:

道瓊指數是不容易打敗的競爭對手,美國絕大多數基金的表現很難比道瓊指數更好,甚至打成平手也不容易。

1962年7月6日

我們認為投資在普通股上的人,無論是自己投資還是委託投資公司、投資顧問或銀行信託,絕大多數人的績效都與道瓊指數的表現相若。

我們認為表現「不如道瓊指數」的情況通常遠比「表現優於道瓊指數」的情況普遍。

1964年1月18日

在他們的制度架構下,處理數十億美元的資金只能取得這樣的績效,在這種架構下要突破常規極度困難。

因此,這些投資工具的整體表現必然與美國企業的表現密切相關。

除了少數特殊的例子之外,它們的優點其實並不在於有較好的績效或較強的抗跌能力。

相反的,我認為它們的存在價值在於方便管理、使投資人不必做投資決定、自動提供分散投資的功能,以及可能最重要的一點:藉由投資指數型商品投資人可以避免一些似乎對投資新手有很強吸引力的拙劣操盤手法。

1965年1月18日

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投資經理人不能打敗沒人管理的市場指數,甚至不能打成平手,完全不是因為他們智能不足或品格不好。

我認為問題主要是以下因素造成的:

  1. 群體決策:我認為如果投資決定由一個群體負責,無論這個群體有多少人,只要每個人真的參與決策,就幾乎不可能有出色表現。當然這個看法可能有偏見。
  2. 經理人渴望遵循受敬重的其他大組織的投資策略,以及(某程度上)模仿這些組織的投資組合。
  3. 不鼓勵追求卓越表現的制度環境:表現普通是「安全的」,而採取自主行動可能得到的個人獎勵,無法充分補償採取這種行動必須承受的風險。
  4. 堅持某些不理性的分散投資操作。
  5. 惰性。
1993年

「另外一種需要分散風險的特殊情況是,當投資人並沒有對任何單一產業有特別的熟悉,不過他卻對美國整體產業前景有信心,則這類的投資人應該分散持有許多公司的股份,同時將投入的時點拉長。

例如,透過定期投資指數基金,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投資人通常都能打敗大部分的專業經理人,很奇怪的是,當愚昧的金錢了解到自己的極限之後,它就不再愚昧了。」

1996年

「對於各位的個人投資,我可以提供一點心得供大家參考,大部分投資者,包括機構投資者和個人投資者,早晚會發現,最好的投資股票方法是購買管理費很低的指數基金。

通過投資指數基金,在扣除管理費和其他費用之後,所獲得的凈投資收益率,肯定能夠超過絕大多數投資專家。」

1999年

「約翰‧柏格(John Bogle)是指數基金的創造者和布道者,他創立的先鋒基金公司(Vanguard)首次開發出指數基金產品,並通過指數基金成為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

約翰‧柏格(John Bogle)在他1999年出版的《共同基金必勝法則》一書中強烈推薦投資指數基金:要想獲得最大可能的市場收益率,就必須降低買入和持有基金的成本。

而要做的,就是購買運行成本低、沒有或很少有佣金的基金,尤其是低成本的指數基金,然後持有盡可能長的一段時間。 」

巴菲特一直向普通投資者推薦購買指數基金,並且推薦約翰‧柏格(John Bogle)創立的先鋒基金公司旗下的指數基金。

巴菲特對約翰‧柏格(John Bogle)的《共同基金必勝法則》一書評價很高,巴菲特說:

「令人信服,非常中肯而切中時弊,這是每個投資者必讀的書籍。通過持續不斷的改革,約翰‧柏格(John Bogle)為美國的投資者提供了更好的服務。」

2003年

那些收費非常低廉的指數基金(比如先鋒基金公司旗下的指數基金)在產品設計上是非常適合投資者。

我認為,對於大多數想要投資股票的人來說,認購成本很低的指數基金是最理想的選擇。

2004年過去35年來,美國企業創造出非常優異的業績,按理說股票投資者也應該相應取得優異的投資收益,只要大家以分散且低成本的方式投資所有美國企業即可分享其優異業績。通過投資指數基金本來就可以讓他們輕鬆分享美國企業創造的優異業績。

但絕大多數投資者很少投資指數基金,結果股票他們的投資業績大多只是平平而已甚至虧得慘不忍睹。我認為主要有三個原因:

  1. 交易成本太高,投資者買入賣出過於頻繁,或者在投資管理上費用支出過大;
  2. 進行投資組合管理決策是根據小道消息和市場潮流,而不是根據深思熟慮並且量化分析的公司評估;
  3. 盲目跟隨市場追漲殺跌,在錯誤的時間進入或退出股市, 比如在已經上漲相當長時間後進入股市,或是在盤整或下跌相當長時間後退出股市(台股現在好像是如此)。投資人必須謹記,過於興奮與過高成本是他們的敵人。而如果投資者一定要把握進出股市的時機,我的忠告是,當別人貪婪時恐懼,當別人恐懼時貪婪。
2007年5月7日巴菲特在波克夏年度股東大會之後接受CNBC電視採訪

巴菲特表示:對於絕大多數沒有時間研究上市公司基本面的中小投資者來說,成本低廉的指數基金是他們投資股市的最佳選擇。

「我個人認為,個人投資者的最佳選擇就是買入一隻低成本的指數基金,並在一段時間裏保持持續定期買入。

因為這樣你將會買入一個非常好的投資品種,事實上你買入一隻指數基金就相當於同時買入了美國所有的行業。

相對於那些由基金經理進行積極選股構建投資組合的共同基金,指數基金的投資範圍廣泛得多,通過追蹤市場基準(如標準普爾500指數),能夠實現相當於市場平均水準的收益。」

一般而言,指數型基金的綜合成本也低於積極管理型的各類基金產品。

巴菲特說:

「我個人認為,如果基金投資者的投資每年要被管理費等吃掉2%,那麼你的投資收益率要趕上或者超過指數型基金將會十分困難。中小投資者安靜地坐下來,通過持有指數基金輕鬆進行投資,時間過的越久,自然財富積累的越來越多。」

巴菲特還對傳統的指數型基金和新出現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之間的爭論發表了評論。ETF實際上是一籃子證券,可以像一隻普通股票那樣在交易所交易,在一個交易日內可以隨時買賣。

ETF也追蹤指數,但與指數基金不同的是,可以全天交易,價格隨交易不斷變化。而共同基金一般是在收盤之後確定買賣價格,一天只有一個價格。

巴菲特說:

「我並不反對ETF,但我確實認為,要戰勝只收取幾個基點(萬分之一)管理費的指數型基金是很困難的。

買入指數型基金之後,你完全可以將其放在一邊置之不理,下周或下個月也不會有人催促你進行買進賣出,股票經紀人也不會來忽悠你買進賣出。

大量研究表明:個人投資者在把握股市波動時機方面的歷史紀錄很差,因為他們通常過於熱衷於跟蹤股價最新表現,結果反而讓他們在錯誤的時機買賣,經常是高買低賣。」

2008年5月波克夏股東大會

2008年5月3日在波克夏股東大會上Tim Ferriss提問:「巴菲特先生,蒙格先生,如何你只有30來歲,除了一份工作外沒有什麼其他經濟,無法每天進行投資,假設你已經有些儲蓄足夠你一年半的生活開銷,那麼你的第一個一百萬將會如何投資?麻煩你告訴我們具體投資的資產種類和配置比例。」

巴菲特回答:

「我會所有的錢都投資到一個低成本的追蹤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指數基金,然後繼續努力工作……把你所有的錢都投資到像先鋒500指數基金那樣的低成本的指數基金。」

查理‧蒙格先生補充到:

「那些專業投資者從這個系統中獲得類似于賭場莊家似的暴利。

他們根本不會給你買入指數基金的建議,因為這樣做他們根本賺不到錢。

專業投資者投資成功的秘訣是不要分散投資,但如果你是一個對投資一無所知的業餘投資者,那麼投資成功的秘訣是分散投資。」

2008年6月美國財富雜誌6月9日報導

巴菲特個人和管理350億美元資金主要投資于對衝基金的普羅蒂傑公司立下一個「十年之賭」。

巴菲特斷言一支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未來十年內的收益將會「跑贏」普羅蒂傑公司精心選擇的5隻對衝基金。

雙方賭期為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計算收益時必須考慮所有費用和交易成本。

巴菲特下注大約32萬美元,這筆資金已投資到零息國債上,預計賭約到期時將增值到100萬美元,賭勝一方屆時將把贏得的這一百萬美元捐贈給自己選擇的慈善事業。

2017巴菲特最新年度致股東公開信

「在波克夏 (BRK.A-US)2005 年度報告中,我說所有專家主動投資策略表現都會在幾年之後落後業餘坐著不動的投資人,我解釋道各種『幫手』所收的龐大費用只會讓『所有』客戶更糟,還比不上僅投資低成本、無管理的指數型基金。」

「隨後我公開賭 50 萬美金,賭沒有任何投資專家可以選至少五檔對沖基金、績效還在長時間後與無人管理的 S&P 500 指數基金匹敵… 我選了低成本 Vanguard S&P500 ETF (VOO-US) 作為我的參賽者…。」

「隨後就沒有任何聲音了,儘管有上萬名專業投資人透過選股技術累積驚人財富,只有一個人-Ted Seides-接受我的挑戰。」

基金之神:約翰‧柏格(John Bogle)

約翰‧柏格(John Bogle)把著名的現代投資理論簡化為兩項事實,一是整體市場,二是扣除成本後的實質報酬。

  1. 既然所有投資人共同擁有整個股市,被動型的投資人如果永遠持有全部的股票,可以得到和大盤相等的報酬率,那麼整體而言,主動型的投資人不可能有更好的表現,一定也得到和大盤相等的總報酬。
  2. 因為被動投資人負擔的管理費和交易成本,遠低於主動投資人的負擔,兩者得到相等的總報酬率,因此被動投資人一定可以獲得較高的淨報酬率。

約翰‧柏格(John Bogle)認為,長期而言,一般投資顧問無法超越整個大盤。指數型基金經理人很難和大盤打平,因為基金有管理和營運成本。

有人可以超越大盤,舉例來說,我們可以找出一些優異的經理人,他們在一段極長的時間內,表現優異,約翰‧柏格(John Bogle)假定他們有一些特殊才能,例如: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彼得‧林區(Peter Lynch)、約翰‧聶夫(John Neff)。

而彼得‧林區(Peter Lynch)也說過:

大部分投資人投資指數型基金會更好過,無論如何,傑出經理人的人數很少,且難以事前辨認。

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漫步華爾街作者:伯頓‧墨基爾(Burton Malkiel)

大部分的基金都以長期績效能超越參考指數為目標,但許多的研究發現並非多數的基金皆能達成這個目標,相關的研究中以

1973年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伯頓‧墨基爾(Burton Malkiel)的著作《漫步華爾街(A Random Walk down WallStreet)》最為大眾所知曉。

伯頓‧墨基爾(Burton Malkiel)認為市場會很快的反應所有的訊息,因此個別股票的報酬率無法持續超越整體市場的平均。

反應在共同基金的績效上,有些基金或許可在短期間內超越市場平均,但長期而言,多數的共同基金並無法提供超越市場平均的績效表現。

因此,他認為投資人需要的是一個可以提供市場平均績效的投資工具。

伯頓‧墨基爾(Burton Malkiel)承認系統性的擊敗市場有可能,但實際上仍然有難度。

況且,如果地上有100美元鈔票,他們不會長久在那裡。要思考的是,方式能持續多久?

「沒有人能夠持續成功的預測市場走向,或是個別股票的相對吸引力,因此沒有人能夠持續獲得高於市場平均的報酬。雖然市場上偶爾出現有利可圖的交易機會,但當他們為人所知之後就消失了。

無論個人或機構,到現在為止,都未能長期、持續地找出經過風險調整、有利可圖的交易機會,特別是當他們需要付稅和交易手續費時。」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福塞斯·夏普(William Sharpe)

夏普是資本資產定價模型的壂基者,曾提出夏普指數,他是史丹福大學商學院榮譽退休教授,199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夏普用非常簡單的方法解釋被動投資優於主動投資的理由:

市場的總報酬率等於主動和被動投資人兩者的平均。

因為被動投資人按照市值比例持有個股,所以被動投資的報酬會等於市場報酬,而主動投資整體的報酬也會等於市場報酬。

而被動投資人以較低的成本進行投資,主動投資人不論是用主動型基金或是自行選股,投資人成本一定高於被動投資人,所以被動投資整體平均的成績會優於主動投資人整體的平均。

諾貝爾獎得主:保羅.薩謬爾遜(Paul Samuelson)

如果精明的人總是四處搜尋那些物超所值的股票,賣掉認為價值高估的股票,買入目前低估的股票,這麼做的結果當然會讓目前股價把未來的前景折現在內。

這樣一來,在那些被動、不主動尋找高估(低估)股票的投資人面前,呈現的股價型態會使得任何一種股票都和其他股票一樣值得(或不值得)購買。

所以被動的投資人光靠運氣也可以取得和任何一種選股方法一樣好的結果,這就是效率巿場(efficient market)理論的說法。

狹義(弱式)的理論主張,研究過去股價的技術分析不能幫助投資人。

從一個期間到另一個期間,股價的變動像是隨機漫步。

廣義(半強式及強式)的理論則主張基本面分析也沒有用,因為所有關於未來盈餘及股利成長的已知消息、所有基本面分析師能研究的可能影響(公司的有利或不利的發展),都已反映在股價中。

因此握有指數基金的投資組合就和由專業分析師管理的組合一樣好。

當然效率巿場理論並不像某些批評者所指責的那樣,認為股價的變動漫無目標、反覆無常,且對基本面消息不敏感。相反地,股價變動像漫步,正是因為股巿很有效率,當新消息初來乍現時,股價變動非常快速,快到沒有人每次都夠迅速的從中獲利。

新聞的發生是隨機的,也就是無法預測,不論是研究過去的技術資料或是基本面資料,都沒有幫助。

即使是尊為基本面分析之父的班傑明.葛拉漢,也很不情願地承認,基本面分析的方法不能再用來產生優異的投資報酬。

1976年,在葛拉漢去世前不久,《財務分析師期刊》(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報導葛拉漢的話︰「我不再熱心提倡利用種種證券分析方法,尋找優良的投資機會。在四十年前我和陶德第一次出書的時候曾經是值得的作法,但是情況已然改變……。(現在)我懷疑這種殫精竭慮的努力能和其代價相當。……我現在贊成效率巿場的想法。」

自麥哲倫基金退休後的彼得.林區,以及著名的華倫.巴菲特都承認,大多數投資人購買指數基金會比投資於積極管理的共同基金更為有利。

這樣的交易活動很容易激起恐懼,但是大部分的股市成交量是由高速網路完成,而且不論你買進100股或10萬股,你都可以直接或間接參與,現在我們都是高頻交易者。

另一個高頻交易的優點是確保廣基型(broad-based)指數股票型基金(ETF)能適當的訂價,這是我推薦給散戶的投資商品。

任何ETF價格跟真實股價的差異可以很快藉由套利消弭,因此在確保ETF有公平價格下,高頻交易確實能帶給散戶效益,而不會對散戶有害。

2018-12-02T14:38:04+00:00八月 25th, 2017|投資理財入門觀念, 文章總數|

有什麼想說的呢?

DON’T MISS OUT!
免費訂閱電子報
知識不漏接
訂閱
試試看,你可以隨時取消訂閱!
close-link

免費訂閱電子報

知識不漏接
BOOK NOW
close-link
GET FREE AU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