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紀錄《TED TALKS 說話的力量》中談到演講的核心思想以及演講的主軸。

演講前,要思考我們的核心思想是什麼?

演講的目的是說有意義、有價值的東西,但很多演講沒能做到這點,演講人說了很多,但未能留給聽眾任何可以永銘於心的東西。

投影片漂亮,臺風迷人,但若沒有任何實質重點,演講人充其量只提供了娛樂。

我們演講是為了把某個好思想建入聽眾的腦袋裡,我們可以把主軸想成一條堅實的纜線或繩索,將這個值得分享的思想相關元素掛在這條繩索上。

主軸是什麼?

以旅程作為比喻,主軸就是用來描繪這趟旅程的路徑,它確保不會出現聽眾無法做到的跳躍,演講結束時,演講人和聽眾已經一起抵達一個滿意的目的地。

不是說每場演講只能涵蓋一個主題,只能說一個故事,或只能朝一個方向,不能有分支。

作者的意思是演講必須有主軸,也就是所有的片段必須關聯起來。

一個不錯的練習是,試著將我們的主軸濃縮成不超過十五個字以內的一段話,這十五個字必須提供扎實的內容。

是「我想啟發聽眾」或「我想贏得聽眾對我的工作的支持」這樣嗎?

光是想著還不夠,必須比這更聚焦。

可以試著思考:

  • 我想在聽眾腦袋裡建入什麼思想?
  • 我想讓聽眾帶走的重點是什麼?

主軸也不能太過於可以預料或乏味,最好含有令人出乎意料的元素,試著加入一點點創新的元素,讓人耳目一新。

我在這當下嘗試用15個字說明這個部落格的思想,發現其實蠻難的,看來必須再精煉、繼續萃取。

巴瑞・史瓦茲(Barry Schwartz)說道:

「許多演講人深愛他們的思想,他們難以想像他們的思想對於那些還未受這些思想浸禮的人們而言,有多麼艱澀複雜。

演講的要訣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只闡釋一個思想,並且盡你所能,充分且透徹地闡釋它。在你的演講結束時,你希望聽眾明確了解的一個思想是什麼?」

我們的演講主軸不必很偉大、或是談論很深奧的議題,但仍然應該要有某種有趣、吸引人的觀點。

作者舉例,我們可以試著不談努力的重要性,改談為何努力有時未能獲致成功,以及如何看待這種情況。或者,不談在做的四項重大計畫,改談彼此間有驚人關聯性的三項計畫。

主軸不等於主題,演講會有一個主題,可能主辦單位會給我們一個明確的主題(Topic),然仍值得思考要使用什麼主軸。

要如何為我們的演講找出主軸呢?第一步是盡可能地去了解你的聽眾。

  • 誰是你的聽眾?
  • 他們的知識程度如何?
  • 他們對此演講有何期望?
  • 他們關心什麼?
  • 以前的演講人談些什麼?

如果想對聽眾灌輸一個思想,但唯有在聽眾預備接收這類思想之下,才可能做到。

想在有限時間內做出一場精采的演講,事前必須花很多準備工夫,有正確方法,也有錯誤方法。

錯誤的方法

濃縮演講內容的錯誤方法是涵蓋所有我們認為必須說的東西,然後把它們全都刪減成非常短。

用主軸把大量概念串連起來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當以摘要形式急匆匆地掠過多個主題時,將發生一種很糟糕的結果:它們無力地掠過,幾乎不落痕跡。

演講者知道所講的東西的全部背景與脈絡,因此,雖然所講述的概念看來是精髓,但對聽眾而言,他們很可能不熟悉你講的東西,這種匆匆掠過的演講方式可能只呈現了枯燥乏味或膚淺的概念。

正確方法

人氣最高的TED演講人之一布芮妮・布朗(Brené Brown)也曾為TED的有限演講時間大傷腦筋,她提供這個簡單方法:

「草擬你的演講,然後把它刪掉一半,在惋惜哀悼那刪除的一半之後,把剩下的那一半內容再一次刪除一半。

很多人傾向思考能夠在這十八分鐘內放入多少東西,但在我看來,更好的思考問題是: 『你能夠在這十八分鐘內建設性地解開什麼?』」

作家理查・巴哈(Richard Bach)說: 「優異的文章得靠刪減文字的好工夫」,演講也一樣,成功的演講,其祕訣往往在於刪除,少即是多。

為了挑選一個主軸,首先必須辨識出我們能在有限演講時間內適確地解開的一個思想。接著,應該建立一組結構,讓演講內容的每個元素能夠和這個思想聯繫起來。

不論演講時間是兩分鐘、十八分鐘、或是一小時,都要記得這個起始點:你只能涵蓋一定的、有限的範圍,你的演講內容才能有足夠深度而吸引人。

演講的檢查清單

  • 這是我熱中的一個主題嗎?
  • 這可以激發聽眾的好奇心嗎?
  • 獲得這項知識,對聽眾是個收穫嗎?
  • 我的演講將帶給聽眾一個贈禮,抑或對他們做出要求?
  • 這資訊新鮮嗎?抑或是聽眾已經知悉的資訊?
  • 我能夠在給予的演講時間內清楚解釋這個主題,並提出必要例子嗎?
  • 我對這個主題知道得夠多而能夠做出一場讓聽眾的時間花得值得的演講嗎?
  • 我具有談論這個主題的信譽嗎?
  • 我可以用哪十五個字濃縮我的演講的核心思想(主軸)?
  • 這十五個字能夠說服人們相信他們會對我的演講感興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