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約翰‧柏格(John Bogle)」的圖片搜尋結果

主持人(Tom Gardner):

39年前,如果算到今天的話比39年還長,你們創立了先鋒集團。

我們很幸運地邀請傑克·柏格(Jack Bogle)來我們的談話中,因為許多不同的原因,他可以說是「The Motley Fool」中的一位英雄。

先鋒集團的創立,是開始於簡單、明瞭以及誠信的原則,希望為金融業提供透明的解決方案,有趣的是這個產業似乎不致力於這些特質。

請問1974年的生活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

你能稍微描述先鋒當時的情景,以及與今天的情況相比嗎?

約翰‧柏格(John Bogle):

當然沒問題。

生活在現代的人,對於我們指數型基金使用的「破壞性」創新技術並不會感到奇怪。

我們管理的資產也萎縮過,當惠靈頓管理公司(the Wellington Management Company)拆解成各個運營部門時,先鋒接管了這些部門,而那時候公司正在走下坡。

其中一位董事說:「柏格(Bogle),你有沒有意識到我們公司正在大出血?」

我說:「大出血?過去83個月內,流出的資產比流入的多!」

有時候,你必須保持盲目,甚至是要有點傻,當單月的現金流出從2,000萬美元降到1,900萬美元時,你必須認為這是個好消息。

那時候,大家都譴責指數型基金(index fund)。

富達投資集團(Fidelity Investments)行政總裁內德·詹森(Ned Johnson)在我們推出第一支指數型基金時曾說:「我們的股東永遠不會想要一個只有平均報酬的基金」。(主持人Gardner:「沒錯,只有平均水平」。)

順便一提,大概是1976年吧,所有的富達(Fidelity)基金都大幅下跌了,從紀錄來看,他們的表現就像平凡的大盤指數一樣。

不管他內心的傾向哪一種,但從他們現在擁有1,500億美元的指數型基金業務來看,我們可以看到這是多大的轉變。

華爾街的大型海報─「共同打壓指數型基金!砰!砰!砰!」一切都是很負面的。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惠靈頓基金(The Wellington Fund)才剛被波士頓的合作夥伴摧毀。

惠靈頓基金曾是先鋒的旗艦產品,但管理的資產從21億美元滑落到只剩下4億美元,而且該基金是業內所有平衡型基金中表現最差的。

那時候,我們面臨的是完全沒有好消息。

例如最終的Ivest基金,合併後的部分資金完全閒置,這類型基金人們從來沒有聽過,我們稱之為歷史的垃圾桶。

一個使用技術分析的基金─Technovest基金,是的,惠靈頓曾收購了這樣的基金,還有一個叫做Trustees Equity Fund的基金。

如果要挑選一個比喻的話,這些基金就像火中的面紙一樣,燃燒、起皺。

總結來說,那時候一切都不太好。

但你必須知道從長遠來看,你所做的是正確的,你得知道,金融市場中的總報酬減去投資成本才等於淨報酬。

這是隱含的原則,只有精明的人才能明瞭。雖然我沒有把這原則掛在嘴邊,但是你仔細想想,其實我們都是指數化投資者。

每一位美國的投資者都是指數投資人,大概25%到30%的美國人,我們就說25%好了,有25%的人都採取指數化投資,他們每個人都是指數化投資人,而另外75%的人整體只算是一個指數投資人。

就整個市場來說,假如你要有一支股票市場基金,一種是你可以擁有整個市場,另一種是你只持有市場的一部分,其他人則持有剩下的市場。

就拿整體來說,指數型基金會比頻繁買賣的交易模式(the trading business)做得更好。

當其他人試圖通過彼此之間的頻繁交易模式來勝過指數,長期來看他們必輸無疑,因為與擁有指數的人相比他們還要考量得付給券商的手續費。

這是非常清楚的,它是一種破壞性的創新技術,也運作得很成功。

但是,當你想嘗試引進一種創新作為時,起初這方法似乎不會奏效,但隨著時間流逝,這方法在短時間內行得通。

然後,大家會說:「那傢伙真的很幸運。」

最後,「你知道,他是對的。」

當時打壓指數型基金的海報

「help stamp out index funds」的圖片搜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