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需要資產配置?為什麼不等股市跌的時候再大幅加碼?

問、為什麼需要資產配置?為什麼不等股市跌的時候再大幅加碼?

關於資產配置,綠角的核心概念是人類經濟會隨著文明成長,所以長期下來股市會是上漲的?那這樣為什麼我們需要做資產配置呢?

假設依綠角的理論我們一個月投資十個單位,八股二債。為什麼不把它改成,一個月投入八股,二債的投資改為現金,等股市跌的時候大幅加碼?不只降低成本還增加持股數。

答:

我想綠角沒有認為股市長期會上漲,他採取指數化投資的原因是成本考量,不管市場如何運行,市場報酬(Market Return)就是整體投資人可以拿到的最大報酬。

這個最大報酬是名目報酬,也就是未考量投資成本的報酬,因此投資人的實質報酬為名目報酬減去投資成本,把該扣的扣一扣,才是投資人最後到手的報酬。

約翰‧柏格(John Bogle)將現代投資理論化為以下兩點說明:

  1. 既然所有投資人共同擁有整個股市,被動型的投資人如果永遠持有全部股票,可以得到與大盤相等的總報酬率,那整體而言,整體主動型的投資人不可能有更好的表現,一定也得到與大盤相等的總報酬率。
  2. 因為被動投資人負擔的管理費和交易成本,遠低於主動型投資人的負擔,兩者得到相等的總報酬率,因此被動投資人一定可以獲得較高的淨報酬率。
這裡我想強調,應該改為「被動投資人負擔的管理費和交易成本,遠低於「頻繁進出」、「高成本」主動型投資人的負擔」。

因為持有基金必須付出總管理費用,但持有股票不用,所以超長期持有股票的投資人,成本方面應該是更低的。

參與市場不一定賺錢,採行指數化投資也不一定賺錢,成本後市場報酬就是整體投資人可以得到的結果。

市場報酬如果是5%,不會因為投資人加倍努力研究財報就變成10%,也不會因為更多人來研究而變成10%。

指數化投資是參與市場,但報酬可能為正,也可能為負。

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對於股市上漲的觀點:

「我的CEO同仁們:未來唯一確定是就是不確定,事實是從1776年美利堅獨立以來一直都在面對未知。

只是有時人們將注意力集中在一直存在的無數不確定上,而在其他時候,他們忽略他們(通常是因為最近一直平安無事)。隨著時間的流逝,美國的企業將向前發展,同樣確定的是股票將會上漲。

因為它們的命運是和企業的業績緊緊相連的。

週期性的衰退將會發生,但是投資者和企業管理者在玩一個對他們極為有利的遊戲(在20世紀,道鐘斯工業指數從66點上升到11,497點,驚人的17320%的增長,儘管經歷了4次昂貴的戰爭,經濟大蕭條和多次經濟衰退。

另外不要忘記,除了指數的成長,投資者還享受了大量的分紅)因為這個遊戲的基礎是如此有利,查理和我相信,嘗試按照所謂專家的撲克牌預測,跳進跳出商業活動是一個可怕的錯誤。置身遊戲之外所冒的風險要比在遊戲內的風險大得多。」

而市場報酬什麼時候提升呢?

北大教授薛兆豐提到:

「一份資產的現值,等於預期未來收入的折現和。」

「預期變了,現值就變了。預期什麼時候發生變化,現值就什麼時候發生變化。」

市場報酬為什麼會提升、變動、降低,可能是因為未知的因素發生,而使現值產生的變動,但未知因素的發生卻是隨機的,例如突然間有人發明的某種東西,導致整體產業的進步,或是爆發動盪,導致生產力降低。

因此,什麼能讓現值產生變化,提升現值?

新的技術、新的知識,惟有突破性的創新才能改變現狀。

「只要有新的知識,預期就會發生改變,也只有新的知識才能改變預期。」

而什麼時候會有創新,卻無法預測。

因為是新的,什麼是「新」?「新」就是現在不知道的東西,知道了,就不是新的,就過時了。

對發明者來說,這不是新,但對於不知道的人來說,是新的。

因為不知道新技術什麼時候出現,所以不知道預期什麼時候變動,因此不知道現值什麼時候改變。

所以我認為短期內的市場難以預測、價格也是一樣,但長遠來看,會有人不斷創造新的東西,值得投資的就是人腦中的創意、人的夢想。

各地的人在研發、創造新事物、技術,甚至是足以改變人類生活模式的東西,因為不知道哪個產業是改變的原動力,所以廣泛投資,以免遺漏。

Google創立於1998 年 9 月 4 日,是距今19年前,當時有多少人知道現在人們多麼依賴它的技術?當時的人敢投資嗎?

這個部落格是Google的Blogger,你的瀏覽器也可能是Google的產品Chrome、搜尋引擎,出去玩用Google Map的圖資等等。

如果會預測,早就在那時候買進了吧。

「價格變動是隨機的,但事物的發展和變化是有規律的。」

長遠來看,我認為整體是會持續進步的,所以值得投資。但要投資什麼?投資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盡量買、都買,應該可以都投資到,這就是我資產配置的精神。

股、債、現金三者都有他的優缺點,報酬、風險也不一樣,以下是,股、債、國庫券(相當於現今)的歷年報酬表現。
長期來講,政府債券比現金收益更高一點。

現金比較沒有本金風險,名目本金不會變動,但有收益風險以及通貨膨脹的風險。投資學理論中,國庫券、現金通常被視為無風險報酬,如果現金的比例過高,可能同樣面臨收益不足的風險。

約翰‧柏格(John Bogle)認為現金準備長期報酬率低落,在投資組合中應該壓低到只占很低的比率,例如10%左右。

對於您(發問者)來說,以您的職業有很穩定、很高的現金流,對於一般人來說,應該有現金更多的問題。

況且,股災時何時加碼?就怕您會有「再等一下下,更便宜」的想法,而參與了下跌,錯過了上漲。

理論上,把債券改為現金,等股市跌的時候大幅加碼,不只降低成本還增加持股數,但實際執行就不是這樣,這牽扯到擇時進出(Market timing)的問題。

如果想等市場大跌,可以留適當比例的現金,或是短期政府債券,設定如何針對大跌時進行分批加碼,配合場外賺錢能力,持續投入。

唯一知道的是,也要確定的是,你有現金,並且可以持續產生現金,不管每一年你都有錢可以再投入。李笑來說:

「永遠保持場外賺錢能力。」

永遠確保自己從市場外賺錢的能力,即使市場大跌,都有能力再加碼,只是程度的差異。

2018-12-03T00:44:15+08:00八月 21st, 2017|資產配置, 文章總數|

有什麼想說的呢?

DON’T MISS OUT!
免費訂閱電子報
知識不漏接
訂閱
試試看,你可以隨時取消訂閱!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