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心理學》心得筆記:探討人類心理、行為的知識於航空職場上的一門科學

何謂航空心理學?

航空心理學是探討、運用人類心理、行為的知識於航空職場上的一門科學。

航空心理學的用途?

航空心理學的用途是提供飛航人員訓練與管理,運作等建議,協助飛行員扮演適職的角色,促進團隊合作,強化公司管理、決策品質,進而提升飛航安全。

航空心理學的範疇,現代航空心裡學分為五大議題:

  1. 人因工程
  2. 人員甄選
  3. 人員訓練
  4. 臨床諮詢
  5. 安全文化

飛行員所需的態度、知識、技能

透過飛行員的工作分析,據而列舉飛行員所需的態度、知識、技能

  • 訊息處理
  • 情境察覺
  • 問題解決
  • 決策判斷
  • 組員合作
  • 領導統御
  • 壓力管理
  • 未來的研究重點

若能針對飛航人員深入了解導致他們不穩定、失事傾向有關的因素,結合學者專家,進行全面、多元分析,在事件、事故前加以控管,應有助於提升飛航人員的可信賴度和工作表現,並保障國內的飛航安全。

前言

商用客機追求舒適、安全,自動化能讓機組人員更順暢的操作飛機,但飛機和人員若無法完美配合,或是人員無法了解自動化機械的特性、範圍、限制,這時自動化反而變成致命的危險。

自動駕駛絕對不可能應付所有偶發情形,機組員必須擁有對自動駕駛充分及正確的知識和了解,並經由適當的模擬飛行訓練培養足夠的應變能力。(案例:華航CI006)

無論自動化到何種程度,人機完美的互補配合終究是保障旅客安全的不二法門。

座艙自動化(Cockpit Automation)

座艙自動化:某些工作的執行由組員決定或操作改由機械來執行。

可分為:

  • 控制類功能(Control-type Functions)
  • 警告系統支監控功能(Monitor Function)

座艙自動化的議題

依據波音公司的設定,自動化的設計是用於支持人類的表現,並有益於人對系統的認識,該公司認為以人為設計中心的系統,仍必須以飛行員來擔任主要的飛行指揮者,因此在飛行中,飛行員必須主動介入該系統,並充分掌握飛行的狀態與相關訊息。

訊息處理的基本心理歷程

飛行工作包含飛行員對於座艙內、外在環境的觀察與反應。

訊息處理的基本心理歷程是:訊息→感受→反應→抉擇

訊息處理是:個體在面對外在的物理刺激後,透過訊息轉換後經由人類的神經系統而傳送至大腦,進而詮釋或解釋該訊息的意涵,以便個體能判斷所處的情境,並採取適當的反應或行動。

錯覺(Illusion)

錯覺:所得知的知覺經驗與知覺對向特徵不一致。

視錯覺在飛行上常與飛行員不適當的經驗、預期有關。

例如:

當飛行員預期他會看到一個大、距離遠的物體,它可以會錯誤地將較小、近的物體視為其心中預期的物體大小與距離。(案例:1979年紐西蘭航空DC10型客機在南極洲失事,組員誤將小且近的峭壁誤判為他心中預期的大且遠的峭壁)

空間迷向(Spatial Disorientation)

空間迷向:在三度空間的航空領域,迷失方向及上下方位。

飛行員對於空間位置的判斷以賴三個系統,使個體能了解自身方位:

  • 視覺
  • 前庭系統(Vestibular System)
  • 體位感覺系統(Proprioceptive System)

與前庭系統(Vestibular System)錯覺有關的空間迷向

體重力錯覺(Somatogravic Illusion):當水平加速前進時,重力+慣性動力=爬升的中的重力,飛行員會錯誤的將平直加速視為爬升。當飛行員有俯仰爬升的錯覺時,它可能會將駕駛桿向前推,進而產生更強的錯覺,一再重覆修正,導致極危險正面回饋循環。容易在天候不良、視線不佳的情境下產生。

死亡螺旋(Graveyard Spin):原則上,當飛行員進行平滑的定速轉變,飛行員可透過內耳前庭中半規管(三個)的纖毛細胞偏傾得知飛機改變的方向。但若以同速度轉變超過20至30秒以上,飛機進入定角速度飛行,此時角加速度為零,半規管內液體移動與管壁相等,纖毛細胞會呈現直立的狀態,飛行員就感受不到飛機正在進行角運動,會誤以為正在平直飛行。

空間迷向的解決之道

飛行員必須相信飛機上的儀表,而非相信自己身體的感覺。

有關面對迷向失能飛機的注意事項

  • 了解空間迷向的特性及其成因。
  • 盡可能避免一切可能導致迷向失能的狀況(例如在飛機轉彎時,避免頭部突然轉動)。
  • 保持儀器飛行的技能。
  • 當身體與儀表顯示衝突時,相信儀表。
  • 無論是否多麼經驗老到的飛行員,都無法免疫於空間迷向。

情境覺察(Situation Awareness,SA)與決策判斷

情境覺察:個體執行工作任務時,針對各類相關事物進行心理認知評估的歷程。為安全執行任務的必要條件。

包含知道自己在三度空間的位置、他人在此空間的相對位置、飛機系統的狀況、以及在不同情境該如何因應。

四大類的飛航態度

  1. 合作與溝通
  2. 確認壓力源
  3. 責任
  4. 避免衝突

與判斷、決策有關的六大危安態度:

  1. 反權威(Anti-authority)
  2. 衝動(Impulsiveness)
  3. 不受傷害性(Invulnerability)
  4. 男子氣概情節(Machismo complex)
  5. 聽天由命(Resignation)
  6. 自滿(Complacency)

反權威(Anti-authority)

厭惡被告知該如何、不該不合的情緒。 此類人傾向不遵守規範、一定的程序。

衝動(Impulsiveness)

急於立即執行某事,未考量其他可行的替代方案,缺乏周密的思考、時間。

不受傷害性(Invulnerability)

認為意外只會發生在他人身上,不會降臨於自身。具有這種信念的飛行員會認為「這種不幸的事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較明智的人總是知道事情往往不會如原計畫般的順利推展,傾向認為總應該保持在警覺狀態來觀察事情的發展。

男子氣概情節(Machismo complex)

較為自負、傲慢,並擁有諸多自我的觀點。

企圖證明自己比別人強,可能冒險去求證自己的正確性,這類飛行員可能表現出超過飛機或自己能力範圍之行動。

聽天由命(Resignation)

傾向躲避較困難的決策或擔當責任,會自我放棄,並不在意周遭事物對他們的影響、改變。
當被要求執行不安全的行為時,往往也會順從這個要求。

自滿(Complacency)

保持自滿態度的人往往較沒有危機意識,特別是在飛機、設備可信度較佳的情境時,往往易導致飛行員擁有此態度。

2018-12-02T14:54:01+00:00十二月 13th, 2016|培訓機師準備, 文章總數|

有什麼想說的呢?

DON’T MISS OUT!
免費訂閱電子報
知識不漏接
訂閱
試試看,你可以隨時取消訂閱!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