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業的終結》這本書講的是當「就業不應被視為穩定」時,該怎麼做?

為何經濟衰退結束多年,高學歷不是高薪的保證?為什麼薪水這麼低?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找不到理想工作?

世界高速變動,而且變化的速度比我們所想的快5到10倍,網路讓知識的流通與取得成本更低、更便利。

上一代灌輸的觀念是:好好讀書,畢業後找個好工作,然後做到退休;拿到「鐵飯碗」,到退休就可以領退休金,殊不知鐵會生鏽。

即使是現在,學歷仍然很管用,能夠促進階層的流通,但效用逐漸減低。

時代不同了,「就業」給上一代隱含著「長期、穩定雇用」的承諾,在未來將逐漸式微,許多工作正交由外籍移工、移往海外,或者被機器取代之際,或許得想想自己的在這波改變中所處的位置。

在過去,我們過度投資於傳統的文憑、就業,自2001年開始,任何能在網路上做的工作都逐漸移向海外,即使需要高等學歷的工作也是如此,在未來只要工作可以透過網路、電話等執行,工作都可以被雇主外包。

這股趨勢不只將持續,更會加速。

世界的結構儼然轉型,我們活在極端世界中,而極端世界的特徵就是「難以預測」和「變動迅速」。

學歷的價值正在下降

上個世紀,文憑和知識是的稀有資源,因此過去一百年來,取得更高的文憑獲得高薪確實是個好策略。

2000年到2010年間,全球的大學畢業生人數從9,000萬增加到1億3,000萬,人類花了好幾萬年才有9,000萬名大學畢業生,而僅僅10年內,就增加了4,000萬人。

高等學歷的普及,逐年升高的學雜費,越來越多的畢業生,從另一方面來講代表著投資報酬率的降低。

通訊技術和全球教育水準提升,不斷產生了一批批勞工加入全球職場競爭行列,他們要求的薪資更低,工時更長,自動化機器取代許多重複性工作。

因為工作外包海外,或者被機器取代,即使擁有高等學位的人能夠找到工作,學歷的價值卻正在下降。

分析原因,如果將工作和管理分成4個不同的領域:

  1. 簡單(simple)
  2. 繁雜(complicated)
  3. 錯綜複雜(complex)
  4. 混亂(chaotic)。

傳統上是把問題當作一條線來解決,也就是將工作從「簡單」到「繁雜」做線性分類,簡單的問題需要相對較少的知識,而「繁雜」的問題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才有能力解決。

在「簡單」和「繁雜」的領域中,解決方案分解為一步步的指示,如同拼樂高積木一般,所以我們能透過「學校」傳授這些事情,現代的教育體系也非常擅長做這件事,文憑主義興起,部分是為了訓練能在繁雜領域中工作的人力。

如果說現代的教育體系是建立在「培育正常、普通的勞工」這個前提上,在利用現有知識就能解決問題的世界中,根據勞工的教育水準評估他們的能力,是非常有道理的事。

可是時代變了,遵從指示並執行任務的人才,不如以往有價值,只會執行任務的人很難在企業中創造成長,所以企業對他們的依賴性不大,而他們能力所及的事,又迅速被機器和世界各地的勞工取代。

因此,未能從「錯綜複雜」與「混亂」的系統中梳理出清晰的脈絡,並學會在其中應對運作方式者,所創造、被賦予的價值便不如能處理更複雜系統之人。

極端世界應變之道

塔雷伯(N.N. Taleb)在《反脆弱》(Antifragile)提出:

人生中的一大錯覺是認為隨機的風險高,隨機是壞事,以為消除隨機,就能消除風險。

平常世界有許多變異,可是不會發生單一極端的變異;極端世界很少出現變異,但一有變異,便非常極端。

本來安全的事現在變得很風險,但曾經是有風險的事現在卻可以是安全。

電影情節中,歹徒常說「越危險的地方,反而越安全」,這種具有衝突感的情節賦予劇情更大的張力。

現實中,當我們對於自身安全最有信心時,反而最可能遭受危害,穩定的收入會讓人產生錯覺,誤以為自己正穩定地替雇主創造價值。

這種情況既危險、又致命,潛在的風險將逐漸累積,我們的職涯和企業沒有發生變異的時間愈長,累積的潛在風險愈多。

如果我們觀察歷史趨勢,傳統的職涯很安全。不過,歷史的問題正在於它是歷史,如果因為過去40年來的職涯十分安全,就推測並相信未來40年也會相當安全,就像被養肥的火雞,被宰殺前自認養尊處優,殊不知最終諷刺的命運。

穩定就業可能深具危險,我們在未來反而要不斷設法適應和改變,從環境中學習,並且持續處於必須適應的壓力之下,才能化險為夷,從中獲益。 

取得本書:就業的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