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探討

PG大您好,原本看了綠角的建議,想要用VTI+VEU+IEI+BWX組成全球股債6:4的配置,每季投入且做再平衡,想穩定報酬,降低風險。

但回測發現,在2007-2017年以來,僅用VTI+TLT進行6:4的配置,標準差反而比較小,連報酬率都意外的比較高。

這是VTI+TLT,每季投入2000美金,順便再平衡,從2007-2017目前。

這是VTI+VEU+IEI+BWX,一樣股債6:4,同樣金額與時間。

個人推測是美股本身與美國長債長期來是絕對負相關,因此抵消波動,同時再平衡又算低買高賣,所以得到這樣的數據。

而股票就算拆到四大區域,全球股市幾乎都是齊漲齊跌,反而只是分散報酬卻沒降低風險?

個人理解是這樣,不知道各位先進有沒有什麼看法,謝謝。

參考意見

你好,我的理解供你參考:

我認為分散投資是一種相對的概念,相比買十家公司的股票,一個單一市場的指數型基金、ETF可以買到更多公司;買兩個指數型基金、ETF又比單純買一個更分散。

Vanguard基於市場不能預測(unpredictable),我們說委婉一點是難以預測,因此採取分散投資的方式取得最好與最差的市場,讓兩者互相抵消對投資組合的影響,而這樣的結果就是我們的報酬不會是最高,但也不會是最低的,隨著時間拉長,至少可以拿到一個歷史平均值。

長期來說,股票報酬表現最好,但柏格的書中(柏格談共同基金Bogle on mutual fund)也有談到,歷史上也有一段不短的期間內,債券以及現金的報酬反而更好。

因為市場難以預測,如果知道哪個好就All In了啊,對不對?或是看好某個市場,就加重比例投資。

但是預測這件事知易行難(It is easier said than done),事實上也很少人能夠成功長期、連續的預測成功,所以我認為採取務實的作法,採用分散投資的方式是適合我的。

既然我猜不到,那我就盡量通通買下來,這樣每一年最佳的市場我一定有,但免不了的最差的我也有。

頻繁地回測可以找到最佳的投資組合,但我們似乎很少看到有人找出未來最佳組合,有也不會公布出來。

  • VTI為Vanguard整體股市ETF,投資美國整體股市。
  • TLT為iShares 20年期以上美國公債ETF,投資美國20年期以上的政府公債。
  • VEU為Vanguard FTSE美國以外全世界ETF,投資美國以外的市場。
  • BWX為SPDR彭博巴克萊國際政府債券ETF,投資美國以外的國際公債。

VTI+VEU相比VTI,多了美國外市場,這樣分散投資,就能在萬一美國市場表現不佳,甚至是經濟走下坡時,你有美國外的市場去平衡(Balance)資產所受到的影響。

彼得你提供的兩種投資組合,投資的標的其實不一樣,把兩組放在一起比較,得想想真的適合嗎?

主動投資連續成功的例子肯定有,大家都想成為股神,但目前卻沒有人成為第二個股神,而且沒有考量生長背景、生活環境、市場的差距。

先前的文章〈Vanguard投資致勝守則(2)─均衡〉提到:

資產配置源自於均衡(Balance)的概念,良好的投資策略始於資產配置,開始於設定適合投資組合的目標,由於所有投資都蘊含風險,我們必須適當的資產配置,以便在風險與報酬中維持平衡。

資產配置(Asset allocation)的意思應該不是讓你「穩定報酬」,而是基於分散投資(diversification)的概念衍生出的方式。

不過分散投資(diversification)確實是可以做到降低個別市場風險,進而讓你的資產波動不要那麼劇烈,另外波動度也可以透過持有時間來減少。

不過自1872-1992美國股票、20年期國債(bond)、美國短期國庫券(treasury bill)、通貨膨脹都是長期上漲的。

所以在歷史上,不管你投資美國股票、20年期國債(bond)、美國短期國庫券(treasury bill)都會賺,賺多賺少而已,當然這是名目報酬率,考量通貨膨脹的實質報酬率又不同了。

如果問我為什麼只有美國的數據,我只能回答如同多數股神好像只在美國,過去長期時間內美國市場表現都是最好的,未來呢?我不知道。

我們身處一個快速變化的轉捩點,人工智慧、區塊鏈、生物科技等新技術呈現都具有改變世界的可能性,市場之間的連動性越來越高或是越來越低很難講,但做好資產配置、分散投資可以做為我們衡量投資的準則之一。

一再提到,我認為回顧過去很容易,但是預測未來這件事太難了,我很被動,我只想大致跟上市場的平均上漲即可,然後顧好自己想做的事,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現階段的目標不是找出「最好」的投資組合,而是拿到一個平均值的報酬,然後去完成我的目標。

而這個目標,是我認為即使達到一個階段的財富目標後,我仍然想去做的,所以對我說,我不需要找出最佳的投資組合,跟著市場的長期走勢對我來說,夠了。